好不容易賣出去的一套套商鋪,賣房子的款項已經支付了不分工程款,白紙黑字的合同簽在那,憑什麼說退款就退款?

盧三文肯定不想退款。

先不說他公司賬目上根本就冇有足夠的資金,就算有足夠的資金,他也不可能答應商戶們提出的退房退款條件。

商人重利!

冇人願做虧本買賣!

“馮主任,退款是不可能的!”盧三文篤定口氣說。

馮嘉豪下一秒炸開!

“盧三文你知不知道你在乾什麼?”

“你開發的商鋪橫梁掉下來砸死人知不知道?”

“這是嚴重的房屋質量問題!”

“現在各大新聞媒體紛紛在報道這件事。”

“如果你不能及時處理,最終一定會影響到我們公司的聲譽。”

“你這樣的行為是嚴重不負責任!”

……

不等馮嘉豪說完,盧三文用力掛斷電話。

他心裡像有一股火在燒。

都說患難見真心!

這通電話算是讓他看清楚了馮嘉豪的自私自利。

掛斷電話後,馮嘉豪再次打過來,卻被盧三文毫不猶豫摁下了拒聽。

氣的馮嘉豪隻好發了個簡訊過來,“盧三文!你彆以為不接電話就能躲得過!”

盧三文兩眼盯著手機上的簡訊冷笑,“誰躲了?老子是看你不順眼!”

盧三文眼裡看來:

馮嘉豪不過是張富貴手底下一條狗,哪怕這條狗嚷嚷的再大聲,隻要它的主人冇發話,狗嘴裡吐出來全都是廢話。

說曹操曹操到!

盧三文腦子裡剛一想起張富貴,他的電話就到了。

“我是張富貴。”

“您好張經理!”

“馮嘉豪剛纔打電話過來說你不肯答應退錢給那幫商戶?”

“有這事。”

聽到張富貴直奔主題,盧三文忙解釋:

“張經理,飛大廣場項目投資十多個億,現在剛剛出售了一批商鋪連本錢都冇收回來,這種時候要是我答應退房,萬一所有商戶都要退房我哪有那麼多錢?”

“再說了,萬一房子退了以後冇人買,這麼多商鋪豈不是熬砸在我手裡?這麼大的損失我哪能扛得住呢?”

張富貴聽出來了。

說來說去盧三文就是不願意退款給商戶。

他低頭沉思片刻。

想想自己之前從盧三文手裡拿的那些貴重禮物,到底還是說不出石更氣話來。

張富貴慢慢憂慮聲音說:“無論如何你要想辦法儘快讓風波平息,萬一事情鬨大省公司的領導知道了,我也保不了你。”

張富貴能擺出這副態度盧三文已經很滿意了,最起碼他冇向馮嘉豪那個傻逼一樣逼自己退款。

他對張富貴認認真真道了聲“謝謝!”

放下電話,盧三文抬手捏了捏有些昏昏漲漲的額頭,這纔想起自己一大早匆匆忙忙往飛大廣場售樓處趕到現在早飯還冇來得及吃呢。

這種時候出門吃早飯萬一被記者盯上總歸不合適。

盧三文吩咐司機,“送我回家。”

司機聞言點頭。

轎車正在行駛中,盧三文的電話又響了。

說心裡話,盧三文真不想接電話。

這一上午,一個兩個三個打電話過來全都冇什麼好話說,這一次不知道又是哪位打電話給自己心裡添堵。

他低頭看一眼手機螢幕上跳躍著“二叔”兩個字,連忙坐直了身體接聽。

“二叔您找我有事?”

“冇事就不能打你電話?”

平素對盧三文態度還算和藹的二叔今天說話像是夾了槍子,一開口便是訓斥:

“盧三文你腦子進水了?”

“你說你到底乾什麼吃的?”

“好端端一個飛大廣場項目給你搞的一團糟!”

“那些記者都跑到咱們盧家門上來了?左一個為富不仁,右一個盧家人做生意毫無底線,指著咱們家人的鼻子叫罵。”

“你知不知道咱們盧家的名聲都被你給敗壞了?”

“我是真冇想到你盧三文竟然會廢物到如此地步?”

“那麼好的一個項目拿到手裡不僅冇為盧家掙錢爭光,反而把咱們盧家人的臉都丟儘了,你馬上給我滾回來把那幫記者打發了!”

二叔說話一貫的乾淨利落。

簡簡單單幾句話氣的盧三文兩眼一黑差點冇當場暈過去。

嗬!

自己每天在外麵拚死拚活做生意,陪人喝了多少酒,說了多少好話才能拿到一個項目賺點錢?

你們這幫老傢夥屁事不乾坐在家裡等著分紅也就罷了,居然還有臉對老子指手畫腳?

正氣的胸悶,就聽到二叔在電話裡命令口氣對他說:

“你馬上答應退房商戶的要求,該退款退款,該退房退房,絕不能再讓這件事擴大影響玷汙了我們盧家的名聲。”

退你媽個屁!

你們一個個隻知道逼老子退房!

錢呢?

從哪來?

滿打滿算十幾個億資金的項目,一旦開了退房的口子,肯定所有的商戶都會一窩蜂要求退房,真到了那時候自己就算破產也賠不起啊!

儘管此時距離盧三文起床不到兩個小時,但他卻像被人架在刀尖上走了一遭,麵前是刀山火海,身後卻是萬丈懸崖。

往前一步是死。

退後一步還是死。

他感覺自己大腦已經快要停止運轉,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眼下的局麵。

還是司機見他魂不守舍的表情,提醒道:“老闆,要不然您找張經理商量商量?”

盧三文這纔想起來。

對啊!

自己之前給張富貴送了那麼多禮物,他總不能白拿了自己的好處,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也該張富貴替自己做點事了。

盧三文立刻吩咐司機:“開車送我去找張經理。”

司機點頭。

上午十一點多。

盧三文的黑色邁巴赫穩穩停在分公司停車場。

盧三文三步並著兩步匆匆上樓,看見張富貴辦公室的門開著,徑直走進去。

張富貴正兩隻眼睛盯著辦公桌上的電腦螢幕發呆,全然冇發現屋裡進來個人。

螢幕上關於飛大廣場開發的商鋪橫梁砸死人的訊息滿眼都是。

現在的新聞媒體傳播訊息比火箭飛天還快。

現在的新聞媒體傳播訊息比火箭飛天還快。

昨晚發生的意外事故,今天一大早幾乎各大新聞網站都能看到這則配有血跡斑斑事故現場圖片的新聞報道。

單從新聞圖片上看,現場的情況的確很慘。

一名身穿灰色上衣的裝修工人被突然掉落的橫梁重重壓在底下,身體周圍一灘暗紫色的血跡蔓延開來,聽說被砸的工人是當場死亡。

想想也是。

水泥製成的房子橫梁少說近千斤,哪個**凡胎被砸中能活?

唉!

死的真慘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