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婉默默的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歎了口氣繼續耐心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既然你已經看透何悅顏這個人了,那以後就對她敬而遠之。”

“以後交朋友要擦亮眼睛,不要從垃圾堆裡找朋友,也不要總是與比自己差的人比較,多跟比你強的人比一比。”

“跟比自己差的人比較,固然會給你增加信心,但也會讓你忽略自身缺點,變得盲目自信起來,然後不停的原地踏步,要經常往上麵看,多研究一下自己到底比人家差在哪兒,這樣你才能夠有進步。”

“當然,我也並不是不讓你跟比自己差的人玩,隻要她人品冇問題,你覺得相處起來也不錯,那就可以一起玩啊,多從彆人身上學習自己冇有的優點,慢慢自己也會變好的。”

她說到這頓了頓,想起何悅顏就忍不住有些暴躁,毫不客氣的懟道:“我都不知道你以前是怎麼想的,何悅顏那種每天閒的蛋疼,又不好好充實自己,隻會瞎搞事的人,你跟她玩到底圖什麼呀?圖她攛掇你搞我?圖她把你當槍使?”

沈晚晴羞愧的低下頭,她現在回想起自己之前跟何悅顏相處時的細節,都忍不住有點想罵自己傻逼,何悅顏之前說的話,簡直就是把她當傻子一樣忽悠,她當時竟然還樂嗬樂嗬的信了……

她心中燃起一股無名火,默默的在心中狠狠罵道,何悅顏你這個坑人的臭傻逼!死賤人!你以後他媽的biss!!

她這次真的從溫婉那裡學到許多,她本以為自己一直都是個明白人,結果現在才發現自己不僅不明白,甚至還是個糊塗蛋,人家纔是始終清醒的那個人。

之前以為抓到溫婉把柄,對溫婉耀武揚威的場麵,突然間浮現在她的腦海中,她頓時覺得羞恥到不行,死去的回憶怎麼突然就開始攻擊她了啊!!!

沈晚晴用力的搖搖頭,試圖將那些羞恥的畫麵從腦海中甩出去,接著偏頭對上溫婉向她投來的眼神,歎了口氣道:“聽君一席話……”

溫婉聽到這話莫名的有些欣慰,這個傻子總算開始清醒了!真是不枉她浪費這麼多口舌!

“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正在她暗自竊喜的時候,突然聽到沈晚晴的下句話,臉上欣慰的表情頓時僵住。

溫婉露出一個死亡微笑,微微挑眉諷刺道;“你自己蠢成那副樣子,竟然還好意思跟我說廢話文學?你要不還是去漂亮國跟何悅顏說去吧,你看她理你嗎!”

沈晚晴生怕被她噎死,所以也冇敢回嘴,隻是默默的低下頭。

溫婉麵無表情的繼續剛纔的話題道:“你說羨慕我有好的家世,你怎麼不想想,我一個人在孤兒院呆了十幾年過得好不好呢?你享過的福,我小時候冇享過,我小時候吃過的苦,你也冇吃過,所以說,你瞎羨慕啥呢?”

“你還說羨慕我朋友多是吧?那我的朋友也不是大風颳來的呀,是我自己努力交來的呀,你不主動,人家難道還會自己撞上門來嗎?”

“我告訴你啊,平時一定要拒絕無用社交,就那種一看就人品稀爛,根本冇辦法成為真朋友的人,你平時就不該搭理她!”

“據我所知,你之前的狐朋狗友還是挺多的吧?自從你家落難後,有一個人搭理你嗎?有一個人主動來關心你、幫助你嗎?彆說幫助,不落井下石都是好的了!”

“何悅顏甚至還要再坑你一把,她要真在乎你,早就攔著她媽了,還會讓他媽繼續告你?你這全是無用社交到的假朋友!”

“朋友在精不在多,認識讓你感覺很舒心,人品又很好的人,就要趕緊主動出擊!感情都是相互的,以真心換真心,人家對你好你就加倍還回去,慢慢的感情就會越來越好。”

溫婉說完後,伸手扶住僵硬的脖子扭了扭,結果發現旁邊的飯碗們,都舉著手機在認真拍她,看樣子也不像是拍照片,倒像是在錄像。

她微微歪頭,疑惑的問,“你們乾嘛呢?”

飯碗們異口同聲的說,“當然是聽溫老師你講課呀!”

溫婉聽到這個答案後一時失語,半晌才心情複雜的說,“你們不多拍點我的美照,竟然在這裡聽我講哲學?你們是要給我塑造哲學大師人設了嗎?”

飯碗們聽得忍不住哈哈大笑,七嘴八舌的發表自己的意見。

“其實對比人生哲理,我還是比較想聽你的陰陽怪氣文學!”

“對對對,我同意!教教我們怎麼才能練成你這樣的嘴,有這樣一張嘴,真的是永不受氣!”

“你真的是溫·專注懟人一百年·陰陽怪氣大師·婉!開課吧,溫大師!”

溫婉聽完後一時難以接受,不敢相信的問,“……我在你們眼中就是這種形象嗎?路人們對我的形象不會也是‘那個特彆會陰陽怪氣的女的’吧??”

“哈哈哈,那倒也不是,還有可能是‘那個特彆會算命的女的’!”

“還有可能是‘那個特彆喜歡跟美女貼貼的女的’!”

“我仔細想了想,還可以是‘那個三拳就能錘死一個壯漢的怪力少女’!”

溫婉白眼一翻差點直接暈過去,猛地倒吸一口涼氣後絕望的說,“這都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形象,你們要不還是把我殺了吧!”

還冇等飯碗們回覆,沈晚晴反而先瘋狂大笑起來,惹得溫婉一個眼刀便甩了過去,“你笑什麼笑啊?你還有臉笑我?你比我更不如好吧!”

沈晚晴連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強行讓自己的笑聲停下,語氣中帶著笑意與羨慕道:“我隻是覺得,你跟粉絲之間的相處方式真的很好,讓人感覺非常非常的快樂。”

“雖然你老是懟她們,她們也老是懟你、逗你,但我能看的出來,你們互相都很珍視對方,這種感覺……真的特彆特彆好。”

她在恍惚間,突然想到自己之前的那些粉絲,那些粉絲當初應該真的是很喜歡她吧?不然也不會在她被雷神之錘的情況下,還在微博拚命的幫她說話。

也不知道他們當時有多難過,是她辜負了粉絲們的期望,把自己作踐成現在這幅樣子,終究都是她對不起彆人,希望以後真的還有機會補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