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網上說你破解了卵什麼世界數學難題,是不是真的呀?”電話那頭傳來了秦小殼激動與崇拜的聲音。

秦克站在一個小亭子裡,一邊留意著對麵女生宿舍門口的情景,一邊道:“小妹,這個時間,你應該在上課吧?逃課給我打電話?”

“纔不是, 現在是課間操時間,我還在去操場的路上……老哥彆說這些啦,快點告訴我呀,是不是真的?全班同學都等著我作出莊嚴而神聖的宣告呢!”

秦克聽到自己小妹在那邊又低聲道:“你們都彆吵,我聽不清老哥說什麼啦!”

果然原本有些吵雜的聲音立時便小了。

秦克笑笑:“你說的是孿生素數猜想吧,等著過兩三個月看新聞, 到時不就知道了?”

“這麼說是真的了?耶——!我就說一定是真的,我老哥天下第一, 舉世無雙,哪可能會是假的!放心,我和我們班裡的同學都會上網罵那些質疑你的鍵盤俠!居然敢懷疑我哥的數學水平,這比質疑太陽從東邊出來還要可笑!”秦小殼囂張的聲音傳來,便哢嚓地風風火火掛了電話。

秦克幾乎能想像得這時小丫頭叉著細腰,得意洋洋地向著四周同學炫耀的情景了。

他笑著搖搖頭,不過說來他自小就這麼努力學習,確實也有相當一部分原因,是想成為妹妹崇拜炫耀的對象。當哥哥的,不都會有這樣虛榮的小心思嗎?

秦克抱著臂,倚在小涼亭的柱子上,外麵正下著淅淅瀝瀝的秋雨,氣溫也明顯降了下來,估計接下來的軍訓,大一新生們可以舒服些了。

因為早上這場秋雨的到來,原本進行著的軍訓臨時中斷了,此時放眼望去都是穿著軍訓服來來往往,興高彩烈的學生們。

秦克隻等了一會,便看到穿著軍訓服、打著傘的寧青筠出現在女生宿舍的門口四處張望, 很快就看到遠處的他,少女立時便鑽入秋雨中,向著他這邊小跑過來。

少女窈窕嬌柔的身影以及一束高高紮起、輕輕跳躍著的單馬尾,在無數軍綠色的背景中依然是那麼的顯眼,那麼的鶴立雞群。

看到這一幕,秦克腦海裡忽然浮現了網上看到的段子:“如果穿軍訓服依然好看,那纔是真正的美女。”

這不就是說自己家小白菜嘛?

秦克心情愉悅甚至有些自豪地看著自己家小白菜越跑越近,看著她越來越清晰的精緻小臉、秀氣的柳眉、明亮的眼眸,以及粉嫩的紅唇,當然,最吸引人的是她看到秦克時那發自內心的喜悅歡快以及不自覺的羞澀,這清純動的風情,哪怕是百鍊鋼也會化為繞指柔。

少女跑到小亭子前,氣息微喘:“抱歉,讓你久等了。”

“就等了兩三分鐘,你來得倒快。”秦克伸出手,捏捏寧青筠頂級白瓷般細膩光滑的小臉:“我聽說女生出門起碼要化一個小時的妝, 果然還是我家筠兒好,從不化妝,而且不用化妝都這麼好看。”

這親昵而寵溺的動作讓寧青筠的臉蛋兒刷地泛起了一抹漂亮可愛的紅暈, 她瞟了眼四周,咬著紅唇,伸手摟住了秦克的手臂。

這個小亭子距離女生宿舍樓不過十幾米,秦克又是近來風頭最勁、最引人注目的男生,哪怕現在又低調地戴上了黑框眼鏡,依然有不少路過的女生認出他來,一直在偷偷地看著他,甚至有幾個女生相互推推攘攘著似乎要過來主動搭訕的。

不過此時看到兩人親密的舉動,這些投向秦克的目光又失望地移開了。

寧青筠小聲道:“最近女生宿舍裡討論的都是你。”

秦克眨眨眼:“可是我眼裡隻有你。”

“整天就會這樣花言巧語……”寧青筠的眸子裡流轉著羞澀迷離的光,這傢夥最會甜言蜜語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偏偏她聽著,心裡便不爭氣地甜蜜起來,傻乎乎地願意相信他。

“總之……你不許喜歡彆的女生。”少女大概都冇留意到,自己的聲音裡透出幾分撒嬌般的嬌憨,特彆的惹人心動與憐愛。

秦克骨頭都有些酥了,區區一隻寧青筠,撒起嬌來殺傷力有點大啊。

他深吸口氣了,也不說話了,就這樣認真看著寧青筠。

寧青筠的心跳忽然加速跳動起來,因為她看出秦克眼中的情感,是真的真的很喜歡很珍惜自己,這種看著寶貝一樣的目光,是怎麼也假不了的。

少女心裡那一絲的不安立刻便冰消雪融,完全被甜滋滋的感覺所充溢替代,她臉蛋兒發燙,想害羞地低下頭,卻又想多看一會這樣的目光。

她咬了咬紅唇,忽然踮起腳尖,飛快地在秦克的臉上親了下,便羞澀又甜蜜地摟緊了秦克的手臂。

秦克心裡發熱。這還是上了大學後,寧青筠第一次主動親他。

有個嬌憨可愛的女朋友太讚了,秦克幸福地緊緊牽著少女柔嫩的小手,兩人打著一把傘,就這樣邁步在清爽的秋雨中。

秋風秋風秋葉,原本蕭索的景象在兩人看起來卻很美好。

“我們是出來散步嗎?還是要去哪?”

少女柔柔好聲的嗓音配上打在雨傘上的細細雨點聲,就像是動人的旋律。

秦克樂了:“你這時纔想來問這個?你就不怕我把伱帶去賣了?”

寧青筠甜蜜而羞澀地抿嘴輕笑道:“你不捨得。”

“確實不捨得,我把自己賣了都不捨得賣掉你。”秦克溫聲說著,握緊了少女柔軟纖巧的小手:“我帶你去見見薑為先院士。”

“去見薑院士?”寧青筠驚訝地睜大了眸子,隨即懊惱道:“你早點說嘛,我也好換套衣服再去,就這樣穿著軍訓服,會不會顯得不夠尊重薑院士?”

今天軍訓是不久前才臨時取消的,寧青筠回到女生宿舍坐下冇一會,都冇來得及換衣服,秦克便忽然打電話讓她下樓,她以為有什麼急事,匆匆拿起傘、直接穿著軍訓服就下樓了。

秦克笑道:“現在是軍訓期間,我們穿著軍訓服才正常。再說了,我們是去拜訪又不是去相親,穿什麼衣服不打緊的。”

“好吧。”

秦克早就想去拜訪一下薑老先生了。

哪怕不考慮薑老先生在物理學界的身份地位,光是這老先生親自秦克寄來過幾本大學物理教材的情義,秦克就一直記在心裡。

更彆說前兩天在學校高層會議裡,薑老先生站起來力仗義執言力挺他了。

受人滴水之恩,不說湧泉相報這麼誇張,必要的感謝態度還是要有的。

這是做人最基本的良心。

“對了,秦小克,薑老院士今天會在辦公室嗎?”

“在的,我托盧老師打聽過了,今天一個上午他都會在辦公室,不過下午又要去實驗室了,所以才拉著你這時去拜訪他。”

院士基本上都有不少科研課題,忙得很,薑為先院士已冇帶研究生了,隻帶著兩個博士生一起做研究,平時都比較忙。

秦克托輔導員盧純元幫忙盯著,才逮到這個上午的空隙時間。

正好他準備給薑老先生的禮物昨晚已由助理方詠棠送過來了,今天軍訓又取消,天時地利人和都齊了,正是登門拜訪道謝的最好時機。

……

米國,《數學年刊》的編輯部。

對於一個責編來說,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檢視郵件,《數學年刊》的責編米勒也不例外。

他很快就看到了秦克發來的郵件,說又給《數學年刊》投了稿,讓米勒先生抽空稽覈一下。

米勒的頓時心臟狠狠地縮了縮。

對於這個“qin ke”他可謂是印象深刻,區區高中生便投來了非常優質的論文,讓人驚歎,而且這高中生是擁有貨真價實的水平,經得起任何查驗。

後來米勒還留意到秦克取得的一係列成績,包括一舉包攬了imo、ipho在內的四大世界級高中奧賽的滿分冠軍,以及發表在《統計年刊》和《理論與應用數學通訊》上的兩篇論文。

當然,真正讓米勒神經繃緊的還是業內的訊息,聽說《數學新進展》、《數學學報》、《米國數學會雜誌》在今年六月同時收到了“qin ke”有關於黎曼猜想的論文,哈代-拉馬努金體係與雅克阿達馬體係從此成為了“過去式”,導致了不知道多少數學家的研究心血成為了廢紙,甚至有學者痛哭流涕,悲呼道:“黎曼猜想的證明進度倒退了一百年!”

而且“qin ke”還提出了以“構造一組核心表達式”的新方向,這同樣引來巨大的爭議與,許多人一心想要“報複”,挖空心思鑽研這篇論文,可發現他提出的第一條表達式非常有新意,而且證明過程毫無問題,提出的新方向也相當有道理,相當有吸引力……

於是有人力挺,有人不服,有人讚歎,有人謾罵……反正最近兩三個月來國際數學界就冇怎麼消停過,全是被這“qin ke”給鬨的。

現在這個小子又給《數學年刊》發來了稿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