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看見自己的親爸被自己的親媽家暴的時候,徐霏瑾可能還冇有心疼過哪個男人。

想讓她承認自己心疼蕭仁,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否則以她對蕭仁的瞭解,這貨肯定要蹬鼻子上臉的。

所以她話鋒一轉,道出了把蕭仁叫進來的目的。

“啥事兒?金玉山項目不是剛剛談攏嗎?徐總,你不是這麼快又有新業務了吧?”

徐霏瑾晃了晃小腦袋:“這回倒不是新業務,是今天在來的路上,接到了北風國旅老總的電話,他說要請我吃飯,我感覺不太好,所以想讓你跟我一起。”

“北風國旅?”

蕭仁重複了一遍:“這旅行社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呢?他們請你吃飯乾什麼?”

“熟悉很正常,北風國旅在海城的地位,算得上是旅行社的第一把交椅。你說他們請我吃飯能乾什麼?肯定是為了金玉山項目的事唄。你說,這事兒連旅遊局的局長都拍板兒定了,他找我還能乾什麼呢?”

蕭仁笑了笑:“既然找到你了,就證明這件事還冇有最終確定。不過,肯定是上層通道走不通了,纔來找的你。”

“哎?那你的意思是,其實錢局長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咯?”

蕭仁點了點頭:“那是當然了,如果這件事,他可以直接跟錢茂林溝通解決,是不會主動低三下四約你出去吃飯的。你也不會主動約社會地位遠不如自己的人出去吃飯吧?”

經過蕭仁這麼一點撥,徐霏瑾恍然大悟:“噢,那我明白了,他肯定是想勸我放棄這個項目吧?

“這個就不知道了,我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難說人家的真實想法到底是什麼,隻有去了才知道。”

說到這兒,徐霏瑾突然揚起了雪白的脖頸,小嘴兒也撅了起來:“那你今天下班以後有時間吧?可以跟我一起去吧?”

蕭仁哭笑不得,這貨明明是她想讓自己陪她去,可怎麼聽她的語氣,像是自己求著陪她去一樣呢?

蕭仁當然可以拒絕,但是他冇法說出口,這顯然是北風國旅給自己這位絕美總裁擺的鴻門宴,他怎麼可能置之不理呢?

“應該冇事,行吧,那我陪你去一趟吧。”

“哼。”

徐霏瑾狠狠的剜了蕭仁一眼,平日裡被男人眾星捧月慣了,蕭仁這無所謂的態度讓她有些不爽,所以她故意找茬問道:“對了,蕭仁,李文博的話,你隻解釋了一半。”

“什麼隻解釋了一半?”

“你隻解釋了我們的關係,冇有解釋你跟蔣經理的關係。如果說你經常出入我的辦公室,造成了他們誤會我們倆的關係,還情有可原。那你跟蔣經理的關係,又是怎麼被誤會的?”徐霏瑾眯起了漂亮的狐狸媚眼。

那眼神中還真帶著幾絲狐狸的狡詐,看起來不像是領導看員工的眼神,好像更像是老婆抓住了自己老公出軌證據的眼神……

蕭仁白了她一眼解釋道:“還說呢,還不是我幾次都把業務算在了蔣經理頭上?尤其是這次金玉山的項目,聽李文博說,這裡麵油水不少。所以,他們會有這種想法很正常。”

“喏,這也是我比較好奇的地方了。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這道理你應該比我都懂。可你竟然把自己的橫財讓了出去,你敢說你冇有私心?”徐霏瑾盯著蕭仁問道。

蕭仁緊張的嚥了口口水解釋道:“要說一點私心冇有,那也是不可能的。趙立偉那個傻逼已經是有名無實的副總了,現在蔣經理在旅行社裡就是你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所以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搞好跟她的關係。那我在咱們旅行社工作,纔可以如魚得水啊。”

“嗬嗬,有些牽強。如果你真的是為了自己的工作才這麼做的話,那你為什麼不跟我搞好關係?我可是旅行社的一把手。”

“徐總,我當然也想跟你搞,但是你有多煩我,我又不是不知道!”

聽到蕭仁的話,徐霏瑾的眼睛瞪得圓圓的,立馬展現出自己暴力的一麵,她直接揪住了蕭仁的耳朵,在他耳邊大叫道:“蕭仁,是跟我搞好關係,不是跟我搞!”

“哎呦……徐總,您輕點啊!耳膜冇給我震聾咯……這有啥區彆嗎?我說話的時候不就省略了一點嗎……徐總,你說你好歹也是國外留學歸來的高材生,怎麼思想就這麼齷齪肮臟呢?咱們就不能陽光一點嗎?”

“嗬嗬,我也發現了,我現在思想越來越不純潔了。可我這是守什麼人學什麼人!誰叫我現在跟你走的這麼近了?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煩你了?因為你的嘴總是這麼賤!”

徐霏瑾鬆開蕭仁的耳朵後提醒道:“冇什麼事你就出去吧,下班以後在停車場等我。”

蕭仁揉著耳朵,委屈的離開了徐霏瑾的辦公室。

本來想把峭壁花的事情告訴她,現在已經得到了峭壁花,隻需要研磨成粉沖水喝,就可以讓她的哮喘病痊癒了。

但現在蕭仁有彆的想法了,他要等週末給徐霏瑾做完鍼灸,再把這件事告訴她……

想必,到時候徐霏瑾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吧?

大廈的地下一層是食堂,十塊錢的盒飯是一葷兩素,十五塊錢的盒飯是兩葷一素,物美價廉,經濟實惠。

冇什麼特殊的事情,旅行社的員工中午一般都在食堂吃飯。

本來,蕭仁在酒吧裡輸掉了跟李文博的賭局,答應了這周他請客吃飯的。

但是蕭仁幫忙讓吳敏轉到了B組,李文博為了感謝蕭仁,所以這週一直都是他請蕭仁吃飯的。

這棟大廈一共三十層,公司有上百家,員工上千名,到了中午吃飯的點,食堂也是人擠人。

一般都是一個人占地兒,其他同事幫忙打飯。

而趙立偉從來冇有這個煩惱,他每次打飯都非常從容,絲毫看不出著急,反正每次都有同事給他讓座。

哪怕自己站著吃飯,也要讓趙立偉坐下吃,這彷彿成了天鵝國旅不成文的規定。

就像現在,趙立偉站在了吳敏身邊,雖然冇說話,但是眼神已經說明瞭一切問題。

可飯桌上,還有蕭仁和李文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