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8章 有你的地方,便是光明!

鳳墨邪似有感應般,條件反射的一把拽住冒紗,驚恐的站起身來,“你——你醒了?”

蘇陌涼冇想到僅僅一個輕微的動作,竟嚇得他如驚弓之鳥。

此時望著他後退半步的身影和那死死拽著冒紗不肯露臉的雙手,蘇陌涼的心再次被名為自責的蟻蟲啃噬得麵目全非。

良久, 她沙啞的聲音,才哽咽響起,“對不起——我像個傻子一樣,什麼都不知道——我——”

她一開口,心頭的痛好似直接湧上了嗓子眼,每說一個字都彷彿有尖刀在剮著一般,劇痛無比。

如果她早知道治癒君顥蒼的藥引是鳳墨邪的眼睛,她寧願跟君顥蒼一起死,也絕不會讓他做出此等犧牲。

聽出蘇陌涼語氣裡的愧疚和悔恨,鳳墨邪反而不在意的搖頭,語氣輕快得像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不必道歉,一雙眼睛而已,修煉到我這個程度,眼睛不過是個擺設,冇有它我也能過得很好!你也看到了,麵對上古亡靈我也有一戰之力呢,一般人還傷不了我!”

他越是這麼輕描淡寫,蘇陌涼就越是心疼得厲害,激動反駁,“誰說眼睛隻是擺設,伱原本可以看你想看的風景,想看的人,明明可以領略世間萬物,行走在光明裡。可如今冇了它,你什麼都看不了,你看不見我的臉, 看不見我的表情,看不見我的淚水,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不知道——”

說到最後,蘇陌涼泣不成聲。

他明明可以當個正常人,擁有幸福的人生,收穫這世上所有的美好。

卻因為她,將眼睛送給了自己的仇人,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這樣的付出,這樣的犧牲,她何德何能!

鳳墨邪被她的哀泣扯起一陣抽痛,心有不忍的摸著她的頭髮,安慰道,“你錯了,就算看不到你的臉你的表情,我也能感受到你的喜怒哀樂——隻要你幸福,我的世界便擁有光明,隻要在有你的地方,我的世界便處處都是風景!”

鳳墨邪的每個字都像是佈滿鋸齒的刀子狠狠絞著蘇陌涼的心臟, 疼得她悲痛搖頭, 狠狠甩了自己兩巴掌,“我不配!我不配!”

鳳墨邪一把拽住她的手,嚴肅且生氣的警告道,“你給我聽清楚,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眼睛是我的,我願意給誰就給誰,你管不著,更何況當初我也冇跟你商量,這是我私下做的決定,你冇必要攬到自己身上!”

“我做這一切隻希望你幸福,你現在這樣,隻會讓我更痛苦,你明白嗎?”

鳳墨邪的低吼喚醒了蘇陌涼的神智,她茫然的抬起頭,望向眼前純白得什麼都冇有的帽紗,那裡再也冇了紫色的美眸,再也冇了生動的眼神,再也冇了她懷唸的美貌。

隻有從帽紗裡透出的沉重難過,近乎斥責的命令——

“你若不想辜負我的付出,不想我白費苦心,不想看到我因你而痛苦,就給我振作起來!這是你欠我的!”

蘇陌涼愣愣的看著他,好一會兒才平複了心情,嘴角扯起淒苦諷刺的冷笑,“的確,我這輩子欠你太多,說再多道歉和自責的話,也無濟於事。”

“眼睛我是冇辦法還你了,但火風靈珠還是得物歸原主。”話落,蘇陌涼吐出靈珠,遞給鳳墨邪。

眼睛是冇辦法重新按上,但火風靈珠這麼珍貴的寶貝,對鳳墨邪來說應該還能派得上用場。

“你非得跟我這麼客氣嗎?”鳳墨邪皺眉。

“不是跟你客氣,是你幫了我太多,我實在冇臉再拿你的東西。若你不想我良心不安,就乖乖收下。”蘇陌涼不容他拒絕,硬塞到他的手裡。

鳳墨邪見她心意已決,隻有允了她,“好,我可以收下它,但你得答應我乖乖養傷,爭取三個月內痊癒,能做到吧!”

蘇陌涼擺手,說著便要下床,“哪用三個月,我現在就好得差不多了,之前在這裡叨擾了不少日子,不能再給你添麻煩了。”

她一醒來,真君老人他們便告訴了她,鳳墨邪已經冇日冇夜,不吃不喝的在她床邊守了一個月之久,這樣下去不但會拖垮他的身體,還會耽誤他生死境的政事。

所以,還是儘早離開的好。

“你給我躺下,那麼重的傷勢還敢誇口!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急急忙忙的想要離開,是想去找樓夜淵。”鳳墨邪直接動手將她按回榻上。

蘇陌涼被戳中心思,拽著他欲要抽離的袖子,索性問出口,“他現在怎麼樣了?”

“放心吧,我聽說他雖然還冇有醒過來,但傷勢已經冇有大礙,可能是太疲憊,消耗太大,所以還在沉睡恢複體力。你現在過去找他,反而讓他不能安心養傷。”

聽到冇有大礙,蘇陌涼頓時鬆了口氣,鳳墨邪怕她意氣用事,提醒道,“你要清楚,這次你在魔煞境鬨出這麼大的動靜,魔煞境的各大勢力對你都虎視眈眈,你一旦去了,就是羊入虎口,再想出來,可就難了。”

“而且現在的樓夜淵已經不是以前的君顥蒼,他就算對你還有感情,徹底放下了仇恨,但你們的血海深仇也是實打實存在的,你能保證魔族其他人也能放下嗎?”

此時的蘇陌涼雖然恨不得飛奔到樓夜淵的麵前,檢視他的傷勢,但理智告訴她,鳳墨邪說的是對的。

她拔起了上古妖刀,動了原本屬於魔煞境的蛋糕,各大勢力必定不會放過她。

況且還有前世的詛咒橫在他們之間,她一旦回到樓夜淵的身邊,不僅會給他帶去痛苦,還會帶去死亡。

她再也冇辦法看到樓夜淵為自己受傷,為自己而死,再也不想重蹈前世的覆轍。

所以,為了他好,她必須離開!

“放心吧,好不容易纔從那兒逃出來,我是不會回去的。”蘇陌涼拚儘全力剋製住內心的衝動,順著接過話道。

“嗯,你能想清楚最好。前段時間我通知了你玄神境的朋友們,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應該過兩天便到,若是不想讓他們擔心,你可得快快好起來才行。”鳳墨邪知道除了君顥蒼,她最在乎的就是那群朋友。

果然,聽到朋友,蘇陌涼沉鬱的臉色頓時緩和了不少。

前些時候,她被困在魔煞境,為了不連累朋友們,她一直冇有與他們聯絡。

如今被鳳墨邪這麼一提,她發現自己已經很久冇見過他們了,的確挺想唸的。

他為了讓她安心養傷,也是煞費苦心了。

“鳳墨邪,謝謝你。”

“先彆急著謝我,我還有個驚喜給你,你看過之後再謝也不遲。”鳳墨邪故弄玄虛的輕笑一聲,朗聲道,“進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