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家大院漸漸平靜下來,眾人各自去睡覺。

林楓和洛姍很自然地睡到一間房子裡。

洛姍趴在林楓耳邊說:“林小弟,今天晚上我們可不要錯過。”

林楓嘿嘿一笑,說:“當然。”

一夜過去。

第二天一早,閆書平和一個警察開車過來,讓林楓、無津師太和明默去栗山派出所,說是要瞭解情況。

到了栗山派出所後,閆書平給他們引薦了一個人——中都市警察局局長趙開誠。

栗山派出所的所長請病假,閆書平暫時成為這裡的一把手。

閆書平連夜向趙開誠彙報工作,將事情一五一十地講述出來。趙開誠對“林楓對明家一事的處理方法”連連稱讚。

趙開誠一大早就來到栗山派出所,說是要見林楓、無津師太和明默。

閆書平連飯都冇顧上吃,就去明家大院請他們三個過來。

趙開誠隻看林楓一眼,就對林楓產生了好感。他暗恨自己冇有女兒,不然一定招林楓為婿。

在閆書平的辦公室裡,隻有他和林楓、無津師太、明默、趙開誠五個人。

閆書平和趙開誠相對坐在辦公桌前,林楓、無津師太和明默坐在一把長椅上。

趙開誠看著林楓問:“我聽說中都明家的老祖宗是被你殺死的。”

林楓裝作害怕的樣子,否認說:“哪有的事?我可冇有殺人。”

趙開誠站起來,走到林楓身旁說:“我知道你冇殺人,因為你殺的不是人,他是一個活了五百多年的妖怪。”

林楓感到很詫異,趙開誠是怎麼知道這事的?

無津師太和明默麵麵相覷,不知道該不該如實說。

屋子裡安靜了一會兒,林楓開口問:“趙局長,您是怎麼知道的?”

趙開誠笑著說:“明安不是寫了明申耀的罪證嗎?他在那上麵招供了。之後在審訊的過程中,明申耀和明安也都招供了。”

“啊?”林楓的臉變得驚恐,他連忙說道,“趙局長,這件事情萬萬不可外傳,那樣的話隻會增加人們不必要的恐慌。”

“林楓,你的意思我懂,我們會按照你在直播間裡說的那樣,明家是為了拿人的內臟當藥引子所以故意殺人,他們的續命之術其實是迷信。我會聯絡法院那邊,申請讓他們不公開審理此案。”

“另外,我還有一個請求。”說到這裡,林楓停頓了一下。

趙開誠站直身體說:“林楓,你有什麼請求就直說,我們能幫忙的,一定會幫助你。”

林楓略帶微笑說:“我是一個農民,隻想過平靜的生活,不想因中都明家之事影響到我以後的生活。所以,你們對外公佈的時候,就說是無津師太及其弟子聯合明默扳倒了中都明家,不要提我就行了。”

趙開誠聽後大笑,說:“我當是什麼事情,這件事情我們可以替你保密。可是,你不是在直播間露過臉了嗎?”

林楓的頭上直冒冷汗,他們村應該冇人看直播,隻要他們村的人不知道就行。

“天太黑,直播間的人應該冇看清楚我的臉吧。”

趙開誠也冇糾結這個問題,就走向無津師太和明默。

無津師太和明默打敗明家眾人,為這個案件的偵破作出了貢獻,趙開誠對他們表示感謝。

無津師太將DV交給趙開誠,訴說三十多年前的往事。

趙開誠無奈地搖頭。這件事情畢竟過去太長時間了,他們也無法受理此事。

不過,明申耀拿DV裡麵的視頻要挾無津師太的事情他們可以處理。

按照趙開誠的意思,就算無津師太不提供這個證據,僅憑他們蒐集到的證據,明申耀必判死刑無疑,無津師太冇必要將多年前的醜事公佈出去。

無津師太覺得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明申耀和洪子全當年都知道此事。明申耀現在是被抓了,保不齊洪子全早已將此事說出去。

警方現在無法給洪子全定罪,洪子全暫時逍遙法外。

趙開誠表示,他們可以通過洪子全的其他罪狀,把洪子全抓捕入獄。

洪子全住在曲荷市,中都市的警方想要調查洪子全還有一定的難度。這顯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如果無津師太害怕此事早已泄露,可以通過媒體將此事報道出來,讓世人瞭解事情的真相。

就算洪子全暫時無法受到法律的製裁,他最起碼也能受到道德的譴責。人們或許會看在無津師太是受害者的份上,不會大肆抨擊無津師太,讓無津師太身敗名裂。

“阿彌陀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無津師太發出了無奈的感慨。

隻要洪子全不改本性,遲早會受到報應。

趙開誠覺得林楓是可塑之才,想要破格讓林楓進入警察隊伍。

他先讓林楓從警輔乾起,然後再給林楓轉正,隻要林楓表現優秀,三到五年就讓林楓升任隊長、所長等職,可謂“前途一片光明”。

林楓聽了有些心動,但這並不是他的誌向,所以他拒絕了。

“我就是一個農民,隻想靠種地或者銷售農產品賺錢,整天打打殺殺的不適合我。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婆想過平靜的生活。”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勉強。不過……”趙開誠還是覺得有些惋惜,“如果我們有處理不了的案件,你可以協助我們嗎?”

“如果我有時間的話,當然可以。”林楓笑著說。

林楓這話說得趙開誠有些不知所措,他把手與林楓的手緊握在一起。

中都明家這塊毒瘤已經存在趙開誠的心裡二十多年了,當年他剛當上警察時就想著剷除這塊毒瘤,今天他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趙開誠深知,如果林楓冇有殺死明歌,中都明家永遠不可能垮台。

可以這麼說,林楓為他剷除了心病。

林楓鬆開手說:“趙局長,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趙開誠邀請說:“中午我請你們吃飯。”

林楓想著時間還早,要趕回黎源縣,所以他推辭說:“如果我不回去,老婆一定會罵我的。”

趙開誠冇有再留,讓林楓、無津師太和明默離開。

臨走時,無津師太纔想起一件事情。

“趙局長,明安的大女兒明月是我的徒弟,她現在被我關在山上,如果我今天能回到曲荷市,明天我親自把她押回來。”

趙開誠向無津師太鞠躬說:“有勞師太了。”

閆書平命人開車把他們送回明家大院。

趙開誠連連搖頭說:“這個年頭,深藏功與名的人不多了。”

林楓剛一回到明家大院,就見王麻子打電話過來。

林楓已經猜出七八分來,應該是楊大剛開始作妖了。

剛一接通電話,林楓就聽到王麻子的哭聲。

“大哥,楊大剛又想過河拆橋。我媽剛讓楊氏企業起死回生,楊大剛就又想把我媽趕出公司。大哥,隻有你能幫助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