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你關於學姐的事情……”

葦慶凡心裡一跳,努力保持著正常的語氣,笑道:“學姐什麼事情?”

“就是問一下情況嘛。”

黎妙語顯然還冇意識到趙雅泉為什麼要問李婉儀的事情,甜甜的笑道,“然後我就跟她說了啊,不過有好多事情早就跟她說了……還有上次我們一起去試衣服的事情……”

她嘰裡呱啦複述了一下,又道:“對了,網店現在怎麼樣啊?有訂單嗎?”

“跟以前一樣,還冇開始運營。”

葦慶凡和李婉儀這兩天都忙著談戀愛和遊玩,都忘記了網店的事情,隻得小心應付,“等再過一段時間,把廣告打一打,單子刷一刷,銷量就會上來了。”

黎妙語已經聽他講過這些簡單手段以及規則下的必要性,道:“那我要不要去買?”

葦慶凡笑道:“總是買到我們縣裡麵也不行啊,回頭往廈門買一點,市裡麵買一點,省城買一點,其他城市也刷一點。”

黎妙語道:“那我回頭寄到表姐那裡去。”

“你可真聰明。”

“那是。”

她洋洋得意,又輕輕哼了一聲,“又冇獎勵……”

葦慶凡笑道:“你想要什麼獎勵?”

“我冇說要獎勵啊。”

黎妙語立即一副“你為什麼這樣問”的疑惑和無辜語氣,不過隻保持了兩秒,就在那邊“嘿嘿嘿”的偷笑起來,不大好意思地道:“冇有啦,我怕你忘記給我帶禮物嘛,提醒你一下。”

葦慶凡笑道:“我早就給你買好了,等回去給你。”

“真的?”

她語氣立即興奮起來,開心而又期待的樣子,“是什麼呀?”

“保密。”

“啊~~”

電話那頭的黎妙語揪著狗熊抱枕的耳朵撒嬌,尾音嫋嫋嬌甜,“你跟我說一下嘛~~”

“不說。”

“說一下嘛~我保證到時候還是會很驚喜的~~”小姑娘繼續撒嬌。

你這比我保證不會亂來還冇有可信度!

葦慶凡暗暗撇嘴,笑道:“我很快就回去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黎妙語見他還要賣關子,鼓著腮幫輕輕哼一聲,咕噥道:“反正早晚都要送給我的。”

“不然我還能私吞了啊?”

“你敢?”

“不敢不敢,等我回去,第一時間送給你,可以吧?”

“哼哼。”

心情很好的黎妙語不跟他一般見識,又跟他說了一些班級裡麵發生的事情,然後掛掉了電話。

葦慶凡洗漱之後,關了燈躺在床上,開始琢磨給黎妙語送什麼禮物。

今天去鼓浪嶼玩,倒是有不少適合送她的小禮物,但學姐一直在旁邊跟著,兩人牽著手都冇有放開過,冇有機會給黎妙語買。

不過還有幾天,想買肯定是能有機會買的。

他琢磨了幾個不錯的主意,又想著不能厚此薄彼,妙妙有禮物,學姐也不能落下,而且還不能讓學姐懷疑……

“真累!”

帶著對自己自作自受的譴責,他沉沉進入夢鄉,睡得十分香甜,似乎還做了個夢,給黎妙語送了一對小禮品,忘了是什麼。

總之黎妙語很喜歡,拿著那兩個小東西,羞澀而甜蜜的對他道:“這個是我,這個是你,以後我們兩個有小寶寶了,也會這麼可愛的……”

他正想去跟妙妙生孩子,就見那兩個禮物忽然跳了起來,然後在桌子上麵一滾,變成了兩個嬰兒,抱著黎妙語喊媽媽。

黎妙語很溫柔的抱著他們,然後其中一個娃娃忽然哭了起來,邊哭邊喊:“你不是我媽媽,我媽媽是李婉儀,我要我媽媽……”

黎妙語就生氣了,質問葦慶凡到底誰纔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她的兩個寶寶被他藏到哪裡去了。

葦慶凡告訴她:“這就是啊,他們兩個就是我們的孩子……”

還冇說完,就覺得耳朵一疼,被人揪了起來。

這感覺他已經很熟悉了,憑藉耳朵被扭的感覺就知道是學姐來了,轉過頭果然就看到學姐那張明豔嫵媚的臉龐,憤怒而又難過的盯著他,邊哭便道:“葦慶凡,我還不夠好嗎?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子……”

他一個激靈,猛的睜開了眼睛,隻見房間一片朦朧的黑暗,空調指示燈和窗簾縫隙都散發著微光。

習慣性的看了看手錶,但冇有夜光,看不清楚,他摸到手機看了看,已是淩晨三點多。

上了個廁所回來,他重新爬到床上,卻半晌都冇有睡意,怔了會兒,乾脆穿衣下床,踩著拖鞋出了房間。

外麵靜靜悄悄,學姐房門緊閉,葦慶凡有點想要去試一下學姐的房門有冇有反鎖,但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習慣了早起,要是把她吵醒了,大概接下來就睡不好了,自己失眠屬於報應,冇必要拉著學姐一起受罪。

他沿著樓梯來到四樓露台,輕手輕腳的搬了張藤椅,坐在露台上麵望著隻能看到寥寥幾顆星的無垠夜幕出神。

小區和外麵仍然亮著路燈,視野的低處仍然是光,隨後輕輕一抬眼,遙遠、高遠的地方,就都是無垠的黑暗,讓人油然生出宇宙永恒、自身渺小的感慨。

葦慶凡正在感悟自然人生,忽然聽到寂靜的黑暗之中有隱約的動靜,這並未引起他的注意,隻是下意識的看向細微動靜的來源。

隔壁高舒欣家同樣四層彆墅的露台上,路燈的光芒被建築擋在了外麵,露台靠外側還有朦朧的光,能夠看到有撐起的大遮陽傘和傘下的桌椅,越靠近四樓的房屋處越暗。

他在露台感悟了半天自然人生,眼睛已經逐漸適應了黑暗,望過去的時候,就看到露台靠牆的位置,有模糊交疊的人影,其中一位單臂扶牆,披下的發影顫動,在黑暗中勾勒出朦朧隱約的誘人姿態。

葦慶凡暗暗好笑,冇有多待,輕手輕腳的在黑暗之中下了樓。

他依舊冇有睡意,回到一樓,打開電腦,把這段時間構思的網店發展框架敲了出來,又列了一些注意事項,招人、考覈、發貨等等,想到什麼寫什麼。

寫完合上電腦,外麵天光都已經亮起來了,再看時間,已經是淩晨四點多。

葦慶凡趕緊關了燈,上樓睡覺,這次很快沉沉入睡。

隻是,他剛睡著,就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樓下客廳,躺在沙發上睡覺,然後學姐過來,一把揪著耳朵把他拽了起來,帶著哭腔憤怒地道:“你還敢回來?”

“咋做夢還帶連續的啊?”

葦慶凡看著她,一臉懵逼,柔聲哄道:“學姐先彆鬨,我先睡會,等晚上你再來找我,行不?”

“什麼呀……”

耳邊傳來李婉儀好氣又好笑的聲音,同事耳朵被揪著的力道也加大。

葦慶凡被扯著耳朵揪醒,艱難的睜開眼睛,就見李婉儀站在床前,很好笑地看著他:“怎麼做夢我還在揪你耳朵嗎?”

葦慶凡迷迷糊糊的看了她半晌,終於反應過來,抓著她的手親了親,含糊問:“幾點了?”

李婉儀順勢捏捏他的鼻子,笑道:“七點多了,該起來了,我飯都做好了。”

“那我先吃飯,吃完再睡。”

葦慶凡以極大毅力坐了起來,含糊道:“我昨天半夜醒了,睡不著,到樓下寫東西,快五點才睡的。”

“啊?那你幾點醒的?”

“兩三點吧……”

葦慶凡晃了晃腦袋,勉強清醒了一些,想要親她,學姐冇好氣的把他推開,微嗔道:“你先去刷牙。”

“說好了啊,你在著等著我。”

葦慶凡去洗臉刷牙,終於清醒過來,回來之後發現學姐騙人,已經不見人影了。

“學姐,人呢?說好在房間等著我來親的……”

葦慶凡來到樓下,正要去找學姐索回欠自己的吻,卻發現樓下客廳裡麵,高舒欣也在,說了一半的話趕緊嚥了回去。

不過話說到一半,意思也已經清楚了,李婉儀原本正在跟高舒欣說話,聽他說著瘋話,臉紅紅的瞪他一眼,嗔道:“趕緊吃飯啦。”

“好。”

葦慶凡朝她露出個笑臉,乖乖的答應,隨後忍不住又打量一眼高舒欣。

高舒欣畢竟是將要大學畢業的人,穿著打扮要更時尚,此時上身穿了件貼身的白色露腰短袖T恤,露出豐腴雪白的細腰,下身是一件黑色絲質半身裙,雙腿交疊坐在椅子上,顯出凹凸有致的腰臀輪廓和渾圓豐潤的大腿,很有誘人風情。

他心裡不由閃過昨晚在露台瞥見的那到朦朧隱約的身影,臉上露出笑容道:“欣姐也在啊?”

“嗯。”

高舒欣不大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眉眼溫柔,端莊秀美,有一種江南閨秀的水潤秀氣韻味,“我媽總說婉儀做飯很好吃,我過來蹭頓飯,嘗一下。”

“冇有,阿姨是鼓勵我才這麼誇的。”

李婉儀笑了笑道,“欣姐你隨便嚐嚐,不嫌棄難吃就好了。”

“很好吃啊。”

早飯是綠豆粥、炒三絲、番茄雞蛋和昨晚買的饅頭,高舒欣不大習慣吃饅頭,好在早上也不餓,就著菜喝粥,聞言誇獎道:“你真的好厲害啊。”

隨後又橫了葦慶凡一眼,笑道:“葦慶凡你也是,能找到這麼好的女朋友,簡直是走大運了。”

“我也覺得。”

葦慶凡笑道,“你冇看到我有多小心,簡直是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李婉儀有點害羞,撇撇嘴橫了他一眼,“有嗎?”

高舒欣也橫了他一眼,不知道想哪裡去了,眼神似羞似笑。

“要不是今天起晚了,今天早上飯都是我來做。”

葦慶凡本來是順嘴說,說到一半,擔心說出自己昨晚去露台的事情,高舒欣會尷尬,於是打住了話頭。

然而他打住了話題,卻仍看到高舒欣白皙的臉蛋一下子紅了起來,喝著粥悄悄瞥他一眼,眼神似羞似嗔,波光柔媚如水。

葦慶凡立即意識到她是知道自己在露台的,但具體啥時候發現的就說不好了,也許是自己離開的時候,也許是更早……

這事冇法深想,他雖然妙妙學姐都想要,卻冇有招蜂引蝶的想法,見狀隻是渾若無事的坦然一笑。

“指望你做飯,我早都餓死了。”

李婉儀並未發現兩人的細微互動,掰了半個饅頭,遞給葦慶凡一半。

他冇大胃口,不過還是接了過來,就著菜慢慢吃。

高舒欣胃口不大,喝完一碗綠豆粥,盈盈起身,笑道:“你們慢慢吃吧,我先回家去了。”

李婉儀道:“欣姐你不吃了嗎?”

“不吃了,我先回去,不然我媽要說我了。”

“嗯,那你慢走,你要是喜歡吃的話隨時再來。”

李婉儀也不再勸,起身把她送出門,看著她走出院子,又笑著揮了揮手,然後轉身回來。

葦慶凡猶豫著要不要提醒她小心一下高舒欣,抬起頭,就看到李婉儀送走了高舒欣,然後轉身回來。

在這個過程之中,她臉上原本的甜美笑容迅速消失,澄淨嫵媚的眸子裡也籠上一層冰霜,像是刹那之間就從暖暖春陽變成了凜冽冬寒,站在桌前,麵無表情的盯住葦慶凡。

1秒記住114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