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過了十來分鐘,桌上的手機響了。

薄錦闌接通電話,傳來某人的叫聲,“過來陪我喝酒!”

……

隔壁房門大敞,薄錦闌進入房間,就看到徐楓來坐在客廳的地毯上,茶幾上放著一個塑料袋,裡麵裝了十幾瓶的易拉罐啤酒。

“來了。”

徐楓來拿出一瓶啤酒,“刺啦”一聲打開,開始猛灌。

薄錦闌挑了挑眉,在旁邊找了位置坐下,“在酒吧還冇喝夠?”

徐楓來一口氣就灌了大半瓶,他打了個酒嗝,開始訴苦,“阿嫵剛纔拒絕我了。”

“我知道。”

徐楓來:“???”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拒絕。“

徐楓來氣的瞪他,“嗎的,我都失戀了,你就不能安慰一下我嗎?”

“一年三十六十五天,你哪天不在失戀?”薄錦闌早已看破一切,“早就跟你說過,容嫵不喜歡你,是你自己看不清事實。”

“可她為什麼不喜歡我啊?我長得多帥啊,我還會賺錢,我在網上那麼有名,我還專門為她做了這一家娛樂公司,連公司名字都是用她的名字取的……所以她為什麼不喜歡我?她憑什麼不喜歡我?”

“有時候,當一個普信男也挺好的。”

徐楓來簡直要被他氣死,“你他媽能不能不打擊我?”

失戀已經很難受了,這混蛋還這麼毒舌?

他怎麼就認識了這麼個冇良心的東西?

“看在你這麼難受的份上,我陪你喝幾杯。”薄錦闌說著,抬手將毛衣袖子往上擼了擼。

“這還差不多……”

“不過我不喝啤的。”薄錦闌起身,過去按下桌上的電話,“20a房間,酒水單上的紅酒各來一瓶。”

徐楓來心想這混蛋總算知道心疼他了……

下一秒。

“嗯,都記徐公子的賬上。”

徐楓來:“???”

次奧!

你他媽就是存心來氣我的吧?

**

江搖窈微信發來的時候,房間裡已是一片狼藉。

茶幾上到處都是的酒瓶,有的喝了一半,有的還滿著。

電視打開,調了ktv模式,某人舉著話筒歇斯底裡的飆著高音,從《死了都要愛》,到《征服》,再到《過火》……

簡直就是魔音灌耳。

薄錦闌打字回覆:【馬上回來。】

他起身,“我回去了。”

“怎麼忍心怪你犯了錯,是我給你自由……”徐楓來放下話筒。

他已經有些醉了,那雙桃花眼通紅,白皙俊俏的臉龐也染著一層粉色,委屈巴巴的樣子……看的薄錦闌一陣嫌棄。

“你個冇良心的!我失戀呢,你就不能再陪我一會嘛!”

薄錦闌說,“窈窈回來了,我得回去陪她。”

“滾吧!”徐楓來將話筒一砸,開始發脾氣,“滾回去陪女朋友吧,以後再也不跟你好了!”

薄錦闌:“…………”

他起身,拂了拂褲子,“喝醉了不要往外跑,我不想大半夜接電話出去找人。”

徐楓來哼的一聲,端起酒杯繼續喝。

……

回到隔壁。

江搖窈果然已經回來了,浴室裡開著燈,傳來“唰唰”的水流聲。

薄錦闌關上房門,來到桌前。

打開電腦,處理了幾封積壓的工作郵件,浴室房門打開,江搖窈穿著睡衣走了出來。

粉色小熊圖案的兩件式棉睡衣,樣式很保守,偏偏因為剛洗過澡,整張小臉白裡透紅,像是初夏剛熟透的水蜜桃……

薄錦闌錦闌合上電腦,不動聲色,“宋小姐怎麼樣?”

“還行吧。”

可能戀的還不夠深,宋嫋嫋也就有點心情低落,陪她說了會話,江搖窈就回來了。

大床上的玫瑰花已經被她給弄掉了,但屋裡隨處可見的粉紅氣球,加上暈黃的燈光,使得整個房間都有種彆樣的曖昧。

江搖窈眨眨眼睛,忙跑到床邊,揭開被子就躺了上去,“你快去洗澡吧,我先睡了。”

薄錦闌勾起薄唇,“好。”

等他進入浴室,江搖窈鬆了口氣,解開頭髮,給自己做睡前的皮膚護理。

男人洗澡都很快,冇多久,薄錦闌便出來了,冇有穿衣服,隻在臀部圍了一條浴巾,周身彷彿都被一層熱氣氤氳著……

他拿著毛巾,擦著黑短的頭髮,一步一步,來到了大床前方。

江搖窈心裡“咯噔”的一下,忙說道,“我明天要早起去學校!”

薄錦闌挑眉,“我知道。”

“那說好了。”江搖窈表態,“今晚你不準碰我!”

薄錦闌看著她,俊眉微擰,“今晚碰你,跟你明天去學校有什麼關係?”

江搖窈臉紅,“……腰會酸啊!”

原來如此,薄錦闌微笑,“那我今晚……just,once?”

江搖窈拉緊被子,手指泛白,“不行!”

薄錦闌故意逗她,“輕一點也不行?”

江搖窈瞪大眼睛,簡直不可思議,“你……”

不要臉!

薄錦闌笑了下,抬腳過去,將毛巾放在桌前的架子上,然後他轉身,站在床尾,一雙漆黑狹長的眼睛就這麼直勾勾看著她。

江搖窈被他看的頭皮發麻。

不是吧不是吧,都說了還要嗎?

等他彎下身子,長腿一抬,上了床。

寬闊的肩膀蓄勢待發,結實的胸膛性感的起伏著,偏偏下麵用白色浴巾裹的嚴實……

半露半藏的樣子,邪氣又性感。

江搖窈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突然抬起腳,就直接踹了過去。

薄錦闌正從床尾爬過來,於是……

那隻瑩白的小腳就這樣踹在了他的臉上。

空氣刹那安靜。

江搖窈足足愣了好幾秒,然後她忙解釋,“我不是故意的……”

她想要把腳收回來,男人卻更快的伸手,一把握住她的腳,“踹我?”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江搖窈欲哭無淚,“誰讓你嚇唬我?”

“窈窈。”薄錦闌壓低嗓音,危險性十足,“你是不是真以為我辦不了你?”

還嚇唬?

他眯著黑眸,拇指在她的腳心重重揉了一下。

腳本來就很敏感,江搖窈隻覺得被他捏的那處像是觸了電,又酥又麻,整個人都忍不住縮了一下。

想把腳收回去,卻被他攥的牢牢的,掙脫不開。

男人寬大的手掌幾乎將她一整隻小腳都握在了掌心……

“你放開我啊!”江搖窈掙紮,聲音軟糯又可憐。

薄錦闌卻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新大陸,看著她羞臊通紅的臉,手指在她的腳心又揉了一下。

果然。

“啊……”

江搖窈冇忍住,叫了一聲。

男人低低的笑聲響起,“原來窈窈的敏感點在這裡……”

江搖窈臉上一層紅暈直接蔓延到了耳根,她強忍著腳上那又癢又麻的感覺,“臭流氓你快放開我!”

“腳這麼涼,我幫你捂捂好了。”薄錦闌說著,另一隻手揭開被子,將她的另一隻腳也抓在手裡。

江搖窈簡直服了他,偏偏被他揉捏的起了層層的戰栗,根本冇有力氣去踹他……

等薄錦闌終於玩夠了,鬆開手指,她立刻將腳收回來,縮進被子裡麵。

因為氣不過,她冇忍住,隔著被子抬腳在他腿上連續踹了好幾下。

讓你欺負我!

薄錦闌:“……”

“睡覺!”江搖窈躺進被窩,伸手將床頭的那一排開關全部按下。

原本亮如白晝的房間內霎時漆黑一片。

“窈窈,我還冇上床。”

江搖窈不理他。

薄錦闌從旁邊上去,再伸手拉被子。

結果小姑娘死死的拉著不放,“你又想要乾嘛?”

“給我分點被子。”薄錦闌這般說道。

江搖窈傲嬌的哼哼兩聲,“櫃子裡冇有被子嗎?你不能自己拿嗎?乾嘛要我的?”

“太麻煩了。”薄錦闌說著,在旁邊躺下來,“乖,給我分一點,夜裡很冷。”

江搖窈:“……”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