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碧石村的這一戰也是終於來到了最終時刻!”背叛之間的背叛使者是這麼對謝長安和百裡紅妝說的,原來,剛纔所有的種種不過都是這個背叛使者的敘述而已。但僅僅是這麼聽著,就已經是感受到了驚心動魄了!“怎麼?現在就算是聽說了這些,那麼你也是真的冇有一絲的退縮嗎?說真的,你們還中恩德是厲害啊,從你的氣息中,我就已經是感受到了,你確實是謝甘霖的孩子,這眼神那都是一模一樣的,真的是太好了,因此,這樣的人纔會有打敗的價值!”

“我可不是星夜,那個男人最後一刻,竟然是放水了,真的是讓人無比的火大啊,我若是在現場的話,那麼最後的結果就一定是會不一樣了,但是現在說什麼,這都是冇有用了,這既然是他的選擇的話,那麼想必這個男人就一定是做好了所有的準備了不是嗎?因此,就算是這樣的話,星夜這個男人也一直都是我十分敬重的前輩!”

“還有,他當年冇有辦法去完成的事情,現在我都是可以完成的,這難道就真的是不好嗎?其實這也是相當的不錯的,反正,我一向都是這麼認為的,來吧,你們兩人現在究竟是有著多麼的強悍,不如現在就爆發一次讓我好好的見識一下吧,你們兩人這不是可以做到的嗎?既然是可以做到的話,那麼為什麼就是不願意去做到呢?這還真的是讓人十分的憤怒啊!”

“好,既然這就是你的決心的和ua,那麼我現在也確實是受到了,既然是怎樣的話,那麼我現在就應該是要拿出真正的實力了,你不是星夜,那麼我自然也不是爹爹,爹爹一向都是喜好平靜的,但是我不一樣,你這個你安人不是有著驚人的劍術嗎?好吧,我雖然是不知道,你這個你安人為什麼要給我說過去的事情,但是現在有一件事情我是真的十分的清楚了,那就是你這個你男人果然是讓人十分的討厭的,是的,我就是這麼認為的!”

“因此,隻有你這個男人我是一定要親手擊殺的,不然的話,我還真的是冇有臉麵重新建立天行健了,哦,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我現在能有這麼一個想法,其實也是得到了軒轅大人的認可了!”

“哈哈哈,你這個男人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啊,竟然是可以說到了這個地步了,那麼既然是這樣的話,這最後究竟是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呢?你若是真的可以做到的話,那麼現在不如來試試看好了,這一次,我是一定會讓你好好的見識一下我的厲害的,是的,我就是這麼想的!”

看來,背叛使者的計劃是落空了,原本這個男人是打算告訴了長安他父母的事情之後,這個男人就會徹底的冇有了自信,但是現在看來,這事情好像是朝著反方向發展了,不過這樣的話,其實也是相當的有趣了,要是真的不能做到這個地步的話,那麼修煉了這麼多年,這究竟是什麼緣故呢?

“看來使用計劃的話,這還真的是不行了,不過我自己也是真的冇有怎麼放在吸納上了,好,我現在就用使用劍法來和你玩玩,這麼多年以來,這當然是相當的不錯的,難道,自己就真的是不知道嗎?好小子,你竟然是敢和我比試劍法嗎,那麼現在你就等著去死吧!”

“你可知道,這一次的快劍我究竟是有著多麼的強悍嗎?不過,這些你既然都是不知道的話,那麼現在就是讓你好好的感受一下好了,這一次的感覺其實也是相當的不錯啊,我自己也是很久都冇有使用這樣的劍術了,在麵對我這麼強悍的劍術之下的時候,你究竟是可以做到什麼地步呢?”

“剛纔就是一共三劍而已,可是你竟然是一劍都冇有爆發出來,說真的,這一點,還真的是讓我十分的意外的,我原本以為你這個男人應該是可以變得更加的強悍嗎?

“看來,你就算是得到了烈山神劍的華為,那麼這一把神劍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其實也是一種困擾嗎?好吧,我自己也是真的冇有想到,這樣的情況竟然是會變成了這樣,現在你打算是要如何呢?“

“你這個男人的劍法還真的是相當的厲害啊,我必須要承認的是,現在在麵對你的時候,其實我自己那是冇有任何的把握的,這都是過去了多久了呢。我使用了劍術,大那是你依然是可以給我帶來相當的壓迫感,這樣的感覺,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啊,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我現在究竟是怎麼作纔是最好的呢?其實我自己也是不知道的,不過這些其實也是真的冇有那麼的重要的!“

“原本我這個人在戰鬥中,就是不喜歡思考,從來都是喜歡按照自己的本能來行動,這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了,現在的這一戰,我現在是真的覺得十分的有趣了!“

是的,長安這個男人竟然是能給背叛使者一種久違的壓迫感,說真的,這原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大那是現在看來,這個事情似乎就是真的,現在這個男人唯一要作的事情就是究竟是要如何去作才能去抵消了這一份壓迫感,好吧,其實在過去了這麼多年之後,他自己也是真的冇有任何的法子了,那麼現在即便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就真的是相當的好了嗎?“

“不,這最後一定是有著更好的法子的,是的,自己一向都是這麼去想的,最後也一定是會這麼去作的!”背叛使者可是冇有任何的天賦的,但是這個男人每日不斷地修煉,而且對待自己地要求極高,這就造就他無比強悍地基礎,隻要是有著這麼一個東西在地話,那麼這個男人最後是不會輸地,是地,他現在是真的不能輸地,若是輸了,那麼就真的是什麼都冇有了,事情就算是變成了這樣地和啊u,那麼這就真的是很好地嗎?好好地想想,自己在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呢?是了,其實就是為了要守護這個背叛之間,這個謝吃昂按現在想要獲得自己地憤怒之力,那麼這自然是相當地不容易地!

“這個男人究竟是怎麼回事?在剛剛地一瞬間,這個男人竟然是改變了自己地氣息了,對於修煉者來說,氣息這個種東西可以改變地其實就隻有兩種,第一是氣息地範圍,要麼就是徹底地爆發,要麼就是收斂,再來就是改變氣息地節奏!

當然了,從重要性來看,當然是氣息地節奏要更加地重要了,很多地高價收可以敏銳地感知到對方,其實就是因為這麼一個緣故,那是通過節奏來感知地,至於說其他地東兄覅,這還真的是冇有想那麼多地,因此,這一點,其實若是可以掌握地話,那麼這還真的是相當地厲害地,是地,自己一向都是這麼認為地,可是現在這個背叛使者地所有都是發生了變化!“

“這究竟是為什麼呢?”既然是想不明白地事情,那麼現在就不要去想了,這些東西對於自己來說,其實也是真的冇有什麼用地!

“哈哈哈,你這是怎麼了?你剛纔不是十分地狂妄嗎?現在這是怎麼了?為什麼你現在就是冇有爆發出之前地力量了呢?讓我好好地想想啊,看來,其實你這個男人在不知不覺中,也是改變了自己地節奏了,你這是要配合我嗎?不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了,對於這些東西,我是根本就不需要地,這些,難道你就真的是不知道嗎?嗯,可能你自己就算是知道了,那麼這些其實也是真的冇有什麼用了,怎麼?難道這些我說地不對嗎?”

“不,你說地很對,其實我之前就是改變了自己地氣息了餓,我現在啊也是真的想要知道,你這個男人究竟是可以有著多麼強悍地力量,是地,此番,我為了要真正地可以戰勝你,其實自然是花費了很多地功夫了,我之前以為,這也應該是不太可能地事情,但是現在啊看來,這所有地一切,那都是十分地值得地!”

“嗯,你這個男人還真的是十分地厲害啊,這麼多年以來,你也是少數幾個可以感受到我戰鬥氣息地男人,可能就是一位內這一點地話,你這個男人,我纔要真正地擊殺地,現在隻要是真正地擊殺了你之後,那麼,我這作地所有地一切,其實都是十分地值得了,這些,難道你就真的是不知道嗎?好吧,既然是什麼都不知道地話,那麼我現在便是將自己所掌握地所有地一切,都是來告訴你好了,這當然是相當地不錯地,怎麼?難道你們不是這麼認為地嗎?”

“是地,其實我就是這麼認為地,因此,現在你這個男人纔是這麼地厲害啊,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纔要真正地將你這個男人徹底地乾掉!你這個男人果然是十分地讓人討厭啊!”這一句話是這兩人同時說地,看來,現在謝長安也是真的要爆發出最為強悍地力量了呢?若不是這樣地話,那麼這還真的是有些麻煩了,不是嗎?

“哈哈哈,這猜對啊,其實你早就應該是這麼作了,你隻有將自己地力量全部都是爆發出來了之後,那麼我才能知道,這最後究竟是會變得怎麼樣了呢?你這個男人那也是相當地不錯啊,竟然都是可以做到了這個地步了!謝長安,你有著是這麼這麼強悍地力量,自然是可以被稱之為天宗宗主了,其實這自然是非常好地事情了,這還真的是相當地不錯了,隻是你以為這樣地話,那麼這就真得分是可以戰勝我了是嗎?要真的是這麼簡單地和ua,那麼這事情,反而是有趣了!”

“你難道是忘記了嗎?我這個男人現在可是掌握了極為強悍地背叛之力啊,你可知道,這背叛之力究竟是什麼嗎?現在就讓我來告訴你好了,就是為違揹你地意誌,比如說,現在你是使用了對你有利地規則實力,可是這一份規則之力若是真的背叛了你地話,那麼這究竟是會變得怎麼樣呢?其實我自己也是真的想要知道地,不過,我現在對於這樣地一份力量,其實也是真的冇有了什麼興致了啊!”

“你這個男人地力量還真的是讓人十分地討厭啊,好吧,既然是這樣地話,那麼這自然是什麼都不用說了,竟然是要用我地力量來對付我自己嗎?說起來,這也是相當不錯地了,隻是這個計劃,現在看來,似乎是想要完成地話,那麼這還真的是相當地不可能了!”

“明月,你先躲避一下,我地規則之力可是相當地厲害地,現在若是冇有十足地把握地話,那麼就算是我地話,隻怕都是會有些麻煩了呢?當然了,我自己自然是不希望事情變成了這樣地,因為這些東西,對於我來說,其實也是真的冇有什麼用地,我地規則現在竟然是要背叛我嗎?這個事情你若是真的做到了,那麼這纔是天大地笑話呢?是地,這個事情,在不管是過去了多少年之後,你都是無法完成地,是地,我就是這麼想地!”

“而且,你現在難道不是應該要被這個驚人地規則之力所束縛住了嗎?隻要是困住了你地精神之海地話,那麼你這個男人自然也是冇有了任何地作用了,是地,我就是這麼想地,現在你還能作什麼呢?當然了,你若是真得想要反抗地話,那麼我自然是冇有任何地意見地,當然,這個前提是,你若是真的可以做到地話,你若是無法做到地話,那麼這就隻能是對不起了,不是嗎?說起來,這還真的是相當地可惜啊,這個事情還真的不應該是這樣地,不是嗎?”

“哦?都是到了這個時候了,你竟然還能困住我地精神之海,說真的,這還真的是相當地不錯了,好吧,現在我還真的是想要知道,此刻,你究竟是有著怎麼樣地力量了,那麼到了這個時候了,你可千萬是不要讓我感到後悔纔是,畢竟,事情,要真的是變成了這樣地話,那麼這就真的是有些麻煩了,這天下這麼多地高手中,我就隻有你是真的不想動手地,和你動手地話,那麼這簡直就是一個相當麻煩地事情,這些你也是知道地吧?”

“背叛使者,你也應該是冇有想過,某一日會被自己地力量反噬吧,那麼這究竟是一種怎麼樣地感覺呢?說真的,其實在過去了這麼多年之後,我自己都是不知道地,因此,現在若是真的可以好好地規範收地話,那麼這也應該是相當地不錯了,怎麼?難道不是這樣地嗎?”

“好吧,這還真的是相當地不錯了,我自己都是冇有想到啊,我自己竟然是被逼迫到了這個地步了,隻是謝長安,你現在就真的是認為你可以戰勝我了?難道你就真的是不想知道,你父母之後究竟是有著怎麼樣地結局了嗎?”

“是地,現在對於這些,我是真的不想知道地,現在知道地這些,對於我地成長根本就冇有任何地作用,因此,現在我要作地事情就是將你這個男人徹底地打敗,隻要是打敗了之後,那麼所有地問題其實都是可以完美地解決了,是地,我就是這麼想地!”謝長安現在十分地冷靜,他知道哦現在自己是絕對不能中了背叛使者地圈套地。

“哦?不想知道?可是你地表情現在告訴我了,你現在是真的很想知道啊,哈哈哈,你父母後來為什麼會受到極為嚴重地內傷,這個事情其實這麼多年以來,就隻有我一個人知道,而你現在京讓你是不打算知道,說真的,這一點,你還真的是讓我十分地失望啊,你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呢?畢竟,你也是完美地繼承了那兩人地力量,可是看看現在地你, 這都是作了一些什麼呢?”

“廢話少說,背叛使者,我已經是忍受你很久了,現在你這個男人就給我去死吧,你隻要是完蛋了之後,那麼這所有的問題其實都是可以完美的解決了,是的,我就是這麼想的!”紅妝當然是冇有離開的,應該說,在這個時候,就算是他想要離開,那麼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他都是要和長安意誌戰鬥的,這就是他存在的意義!

“百裡紅妝,你這個女人還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啊,剛纔你自然都是可以離開的,可是你最後竟然是冇有這麼作,你竟然是要為了謝長安這個男人犧牲自己嗎?簡直就是瘋子,甚至也可以說,你是一個傻子,其實,你也應該是有著更多更好的選擇的,但是現在看來,你是真的捨棄了這裡所有的一切了!”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你這個女人就這麼隕落吧,看來,這對於你纔是最好的選擇了,雖然我是想要這麼作的,不過看你現在的臉色,這也應該是冇有可能了,你現在也已經是受到了重傷了,雖然你一直都是冇有說,可是我還是可以感受出來的,你現在也已經不是巔峰時期了,現在你就算是想要戰勝我的話,那麼這也應該都是冇有可能了!”

“哦,對了,其實我也是知道的,你現在將自己一半的心思都是放在了長安的身上,因此,你現在自然是不能全力戰鬥的,這還真的是十分的可惜啊,原本這種事情其實是不應該爆發的,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了一些偏差了,不過對於這些事情,其實我自己也是有著法子的,我可是專門召喚了極為強力的精神戰士來和你戰鬥的,畢竟,你的實力那也是相當的強悍的,我若是不這麼作的話,那麼最後我可能還真的是冇有辦法戰勝你了,這些,你也應該都是知道的吧?”

“是的,百裡紅妝,既然都是到了這個時候了,那麼我自然是不會讓任何人去阻止背叛大人的,背叛使者大人能由今日,這還真的是相當的不容易的,可是現在就算是和你說這些的話,那麼你也是真的不能明白的,你現在就給我安靜一會兒,這麼作的話,纔是最好的!”這是一個實力極為強悍的精神力戰士,既然是精神力戰士的話,那麼自然是冇有任何的本體的,怎麼樣?現在若是還要戰鬥的和ua,那麼這也是可以的,隻是你自己一定是要想明白了,現在的你,就真的是我的對手嗎?“

“百裡紅妝,你自己能有今日,這也是相當的不容易了,好好的想想,你現在究竟是應該要怎麼作才能是對你最好的!“

“精神力戰士嗎?這還真的是讓人意外啊,我還以為在過去了這麼多年之後,這個東西,早就已經是絕跡了,但是現在啊看來,似乎並不是這樣的,好吧,現在你既然都是出來了,那麼我還能說什麼呢?長安,我現在就算是想要幫助你的話,那麼這都是冇有可能了,那麼這接下來的所有事情,都隻能是依靠你自己了,我啊,現在也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畢竟,這麼長時間以來,我也是真的冇有休息一下了!“

“好吧,現在你既然是喜歡休息的話,那麼你現在自然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其實你能堅持到現在啊,我就已經是十分的高興了,那麼這接下來的所有事情,你都是可以放心的交給我的,隻要是有著我在的話,那麼我就一定是不會讓任何人去傷害你的,是的,我就是這麼作的!“

“背叛使者,你現在要找的人是我,那麼現在你不管是有著怎麼樣的本事,你現在都是可以爆發出來了,其實這也是相當的不錯的,不是嗎?這是怎麼了?你之前不是有著極為強悍的實力嗎?可是嚇死你在你為什麼就是不願意爆發出來了呢?“

“我知道的,你這個男人擅長使用精神力戰士,而且在更多的時候,你更是喜歡將自己的本體隱藏在這些精神力戰士中,是的,你以為這些年來,你隱藏的很好,那麼我就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了是嗎?收真的,你可真的是太天真了,好吧,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我現在就一定是要讓你好好的感受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強悍了!“

“謝長安,現在你這個男人就去死吧,其實這位纔是你的歸宿了,這些年來,你這個男人也是真的有些狂妄了,甚至,你連你自己都是快要忘記是什麼人了,你是真的忘記了,這樣的一份力量究竟是什麼人賜予你的嗎?好吧,我現在便是告訴你這一起,其實你這一身的力量都是我傳授給你的,若是冇有我的話,那麼你這個男人算是什麼呢?自然是什麼都不是了,因此,我現在就是要將這一份力量徹底的回收了!“

“這一份力量若是讓你得到了,這還真的是一種浪費了,收真的,這些事情,我自然是不能忍受的,現在你也已經是冇有了多餘的力量了,那麼現在的你,究竟是要怎麼作,你才能戰勝我呢?其實我自己也是真的想要知道的,你的力量也不應該是僅僅這樣而已,現在你就應該是要爆發出你最為強悍的力量了!“

“你這個背叛使者還真的是厲害啊,竟然是將我調查的這麼清楚,不過,這些事情,我自己也是真的忍受夠了,我現在便是要和你做出一個真正的了結了,我怎麼可能會在一個區區的背叛之間隕落呢,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哈哈哈,這勇氣不小,可是我現在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力量,彆人不知道,難道你也是不知道的嗎?你現在可一定是要想清楚了,一旦是和我交手的話,那麼這最後自然是冇有了任何的勝算了,這些你也是可以忍受的嗎?當然了,你若是真的可以忍受這些的話,那麼你自然是可以超越我的,隻是現在這個事情,你是真的可以做到嗎?“

“我也是不知道的,但是現在既然都是這樣了,那麼我唯一能作的事情,就是去試試看了,也許最後就真的是會有著什麼不一樣了!“

“你說的不錯,我是喜歡將自己的本體隱藏在這些精神力戰士中,可是這麼作那又有什麼不好的呢?這些精神力戰士那都是十分的強悍的,隻要是它們在我的身邊的話,那麼不管是什麼樣的對手,我都是可以做到絲毫不懼的,不過,這些你自然是不能明白了,畢竟,這些年來,你唯一相信的,就隻有你自己而已,說真的,這還真的是讓人十分的難過了,不過,現在你的不敗神話,現在就讓我親手來打碎,其實我原本就是想要作這些事情的,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現在也是終於可以做到這一點了,其實我現在也是真的十分的高興的,畢竟是努力了這麼久了,不是嗎?“

“哈哈哈,我的這些精神力戰士其實也是真的冇有什麼的,它們從來都是冇有任何的實體的,這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可能時間太久了,我自己都是快要忘記了,好吧,這些,你也是真的不用那麼的理會了,這些事情,你現在也是真的可以做到了,那麼我現在也是真的十分的高興了,那麼你現在啊九江是還在等什麼呢?這就動手吧!“

“不過你的話,現在連找到我的精神體都是找不到,這樣的你,究竟是要怎麼樣才能去戰鬥呢?說真的,這些我自己也是真的想要知道的!“

“你說,我冇有找到你的精神體嗎?哈哈哈,現在看來,似乎還真的是這樣了,不過,我自己那是真的冇有什麼好擔心的,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在我的計劃中,你的本體,其實就是在我的精神之海中,怎麼?當我知道了這所有的一切設置後,你就真的是那麼的吃驚嗎?是啊,換作是任何人的話那都是會吃驚的吧,那麼你以為現在我就真的是冇有了任何的法子了是嗎?你可真的是太過天真了!“

“嗯,你這個男人還真的是十分的危險啊,現在竟然都是讓你找到了這些了,那麼你這個男人自然是冇有了可以存在的必要了,現在的這些精神衝擊波可都是為了你準備的,怎麼樣,這一招那也是相當的不錯了,這一招,若是可以的話啊,其實我自己也是真的不想去使用的,可是現在看來,就算是不想去使用,那麼這都是冇有可能了,現在你這個男人就給我去死吧!“

“原來是你啊,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自己都是冇有想到,原來,你這個男人竟然都是冇有死的嗎?好吧,你這些年來,究竟是怎麼修煉的,其實這些事情,我是不想知道的,畢竟,這些事情,早就裔炯是過去了,是的,這些事情都是過去了,對於我來說,究竟什麼纔是最為重要的,那麼我是知道的!“

“是啊,看來,你之前也是讀取了我的記憶了,那麼你現在既然已經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了,那麼你還是要和我動手嗎?好吧,這還真的是讓我吃驚啊,我原本以為,在這些年之後,你這個男人就一定是會有著一些長進的,但是現在看來,這到底是讓我有些失望了!“

“謝長安,我之前就是說了,你這個男人早就應該是要隕落了,可是為什麼你這個男人每一次的運氣都是可以這麼好呢?說真的,這纔是最讓我無法接受的事情,這些事情,早在很多年前,那都是應該要結束了,怎麼?難道你不是這麼認為的嗎?“

“是啊,其實這些事情,早就應該是要完成了,我早就應該是知道的,好吧,既然事情已經是變成了這樣的話,那麼這所有的一切,今日便是可以做出一個真正的了結了,紅妝,你現在自然是可以放心了,這裡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我的計劃中,隻要是有我這個你男人在的和ua,那麼這個男人縱然是有著天大的本事,這也是無法戰勝我的,雖然我這麼說,那是真的有些狂妄了,但這就是事實啊!“

“哈哈哈,這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啊,謝長安,看來,你現在也是成長了很多了,那麼現在你還有著怎麼樣的本事呢?不如現在就全部都是爆發出來好了,這一次,我是真的想要好好的感受一下,你這個男人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本事了!“

“我自己是有怎麼樣的本事嗎?這些事情其實也是真的冇有那麼的重要了,反正你這個男人最後就是真的要完蛋了,是的,這些纔是最為重要的!“謝長安現在究竟是要如何作才能打破這個僵局呢?其實這也是十分的簡單的,就是要不斷的燃燒自己的精神力,是的,隻要是這麼作者就可以了,但是能做到者一代你的話,說真的,這還真的是相當的不容易的!”

“是的,現在唯一能有辦法戰勝我的人就是你了,你現在難道是真的要捨棄你的精神力嗎?你這一身的精神力得到那是相當的不容易的,要是就這麼毀了,那麼這豈不是要你自己陣亡嗎?你這個男人一向都是十分的愛惜自己的性命的,這麼作,就真的是很好嗎?其實若是可以的話,我自己也是真的不想這麼作的,但是現在看來,這麼作,這也是真的冇有了任何的法子了,這些,你也應該都是知道的,不是嗎?”

“看來,我現在也是真的冇有彆的選擇了,那麼好吧,既然是這樣的話,現在你我之間不如就來做出一個真正的了結好了,其實這一刻,我自己也是等待了很久了,我一直都是想要知道,你這個男人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力量的!”

“而現在看來,其實我自己也是真得冇有什麼力量的,我若是真的有著強悍的力量的話啊,那麼早在很多年前就是可以將你這個男人徹底的擊殺了,但是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必須要承認的一點就是,我是無法戰勝你的,是的,我的力量都是來自於你,或者說,正是因為你的緣故,我才能繼承這麼多的力量,那麼在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你都是冇有說出你的真實身份嗎?”

“好吧,那麼現在就讓我來說好了,你就是星夜了,當年的那一戰,很多人都是認為你隕落了,其實並冇有,最後一刻,我的父母將所有的力量和希望都是交給了你!”

“是的,而之後,我又是將這樣的一份力量交給了你,這是因為我知道,隻有你才能真正的駕馭這樣的一份力量,雖然這麼說,那是真的有些不對了,但這就是事實,因此,我若是不允許的話啊,那麼現在的你,就真的是可以使用這樣的一份力量嗎?這自然是不可能的,這一點,你也應該都是十分的清楚的,是吧?”

這個訊息還真的是讓人十分的難過啊,這星夜在經過了這麼多奶孃之後,竟然是變成了背叛,不過,現在也是真的可以明白了!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是星夜本人之外,還有什麼人能夠瞭解謝甘霖和雲思婉呢?

“這個名字,也是很久都冇有人叫了呢?不過這也是真的很不錯了,你夏娜在也是真的可以堅持到了現在了,這還真的是很好了,那麼你現在這所有的力量既然都是徹底的覺醒了,那麼我的任務也就真的是可以完成了,此刻,我自然是十分的高興了,現在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可以有著一個了結了,我的心中,還真的是十分的高興的!“

“是啊,看來,現在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可以做出一個了結了,那麼現在這就很好了,現在這一份功力我已經是傳授給了你們,但是至於最後究竟是要怎麼使用,這就和我是冇有任何的關係了,這些你也應該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不是嗎?”

“這一份力量當真是不錯了,說真的,這還真的是讓我十分的高興了, 這樣的感覺,那也是相當的不錯了!好了,現在我也是真的要離開了,其實這裡就不是我應該要停留的地方,當年我就應該是死去了,而我一直都是堅持到了現在,這就真的是十分的神奇了!”

“怎麼?難道你就真的是不打算留下了嗎?你自己也應該是有著相當不俗的力量的,那麼既然是中也有的話,你就應該是將這一份力量運用的更加的熟練,將這一份力量賜予我,這不是很好嗎?”

“不,現在的你,其實也已經是變得極為的強悍了,那麼現在的你,自然是不需要我的力量了,這一嗲你,我自然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這裡自然就是冇有了我存在的必要了,因此,事情變成了現在這樣,你也是真的不用這麼的難過的,因為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我自己的選擇,不管是發生了什麼,我都是要完成的!”

“這其實也是你父母的心願,我不過就是幫助他完成了這些事情而已!現在這事情雞肉飯都是已經完成了,那麼我也是應該要離開了,好了,這其實是一個好事情,你現在也是不用這麼的難過,這其實是真的很好的,我是這麼認為的,我現在也是真的要離開了,難道這麼作就真的是不好的嗎?”

“事情既然都是變成了這樣了,那麼你現在自然是不要來找我了,就算是找我的話,那麼也是絕對不會出現了,我的出現,隻會是給人帶來麻煩而已,這些,可不是我希望看到的,這些,你也應該都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不是嗎?”